下午第一節,照理說,應該是堂讓人昏昏欲睡,或是繼續找周公下棋的時間,只不過看著面前緋山一會歎氣、一會喃喃自語,什麼眠阿~、什麼意阿~,通通都消失不見。


  而緋山似乎沒意識到台下二十幾雙眸子緊盯著她看,自顧自地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。

  「為什麼躲著白石,自己也不是很明白……,不,說什麼不明白都是騙自己的。」緋山忍不住又重重的歎氣。


  ——不就是自己的不坦率嗎?


  明明只要一開始告訴白石自己在吃醋不就好了?可是——吃那種飛醋根本說不來來啊啊啊啊——!最後還賞了她一巴掌……,不知道痛不痛……?
  緋山不自覺的糾起雙眉,看似非常的憂愁。


  「她果然是個膽小鬼,碰到有關自己事情都沒勇氣的膽小鬼。」緋山露出苦笑。


  「那個、緋山老師?」冒著會被少林寺……、噢!不是,冒著會被罰抄化學公式幾十遍的風險,班長非常盡責的決定舉手,拯救陷入水深火熱(?)的緋山老師。


  只是陷入思緒太深的緋山,班長喚了好幾聲,一直沒有反應,逼的班長使出殺手鐗,見她慢慢的吐了一口氣,又猛然地吸了一口大氣。


  「緋——山——老——師——!」


  緋山顫了一下身子,立刻惶恐地往班長那望去。
  「什、什麼事?」


  看著緋山不知所措的表情,班長忍不住歎了一口氣。
  「老師,我們該上下一章了。」


  「喔~那二十六頁念了沒?」緋山似乎還是有些驚嚇未定,飛快的翻著課本。


  聽到緋山的回答,班長忍不住翻了白眼。
  「老師……,我們剛剛就是在念那邊。」雖然老師你這慌張的神情可愛到犯罪,可是這樣是不行的啊——!


  緋山明顯的頓了一下,隨即尷尬的笑了笑,「好的,我們進入第四章吧。」天啊!她在幹麻?緋山想立刻蹲下抱頭吶喊。


  看著緋山的舉動,台下的同學開始竊竊私語。
  「吶、吶、依我看,一定是跟白石老師吵架了。」以一個紅白黨為榮的小緋同學,非常精闢的說道。
  「對!對!我也這麼想!」紅白黨成員立刻附議著。


  彷彿像只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,緋山立刻轉頭,對著傳出議論的那區暴吼。
  「關她什麼事阿——!我才不在意她——!」


   說時遲那時快,班門冷不妨的被一臉面無表情的白石快速打開,將嚇傻的緋山快速劫走。



  一秒、
  兩秒、
  三秒、
  陷入錯愕的班級,瞬間爆出驚呼。
  一道黑影也瞬間奔出門外。





  乓噹——!




  被帶入廁所的緋山,碰到背後的冰涼,才猛然回神,顧不得面前那人明顯的怒火,課堂上突然被帶走,緋山忍不住動怒。
  「喂!白石 惠!你幹什麼啊!」


  「幹什麼?應該是我問你幹什麼吧?」白石挑了挑眉,將緋山困在自己的雙臂裡,繃著霜的臉靠近緋山的臉龐,直視她的雙眸。



  「為什麼躲我?」白石的氣息吐露在緋山臉上,一字一句講的清晰、緩慢。


  "唔,怒氣真不小。"緋山忍不住吞了吞口水,即使如此,緋山還是覺得氣勢上不能輸人,很不要命的頂回去。


  「我、我哪裡躲你了。」


  白石瞇起了雙眸,對回答感到非常不滿。


  「我不是有交代人跟你說……唔、嗯!」


  在也聽不下的白石,怒火達到一個臨界點,猛烈地吞下緋山剩下的話語,彷彿在發洩自己的怒火般,白石粗魯的吻著緋山。


  緋山的雙手緊緊的抓上白石身上的白袍,臉上的神情有些痛苦,她討厭如此不帶感情的吻——


  "痛!"口中渲開著鐵的腥味,白石猛然回神。


   看著緋山微腫紅的唇,帶著倔強的神情看著她,白石心底湧出愧疚,將緋山溫柔的擁入懷裡。


  「對不起。」白石有些顫抖的聲音在緋山耳邊迴盪。


  「我不是故意的……,我只是太生氣了。」聽著白石溫柔的嗓音,緋山不禁咬住下唇。


  「美帆子,你知道嗎?比起你把我當作空氣般不存在,我更討厭你躲著我。」


  「看不到你,我猜不到你想什麼,我會很不安,是不是我哪裡惹你生氣了?、做錯事了?我都會改,以後不要躲著我,好嗎?」隨著一言一語,白石擁著緋山的力道忍不住加強。



  ——笨蛋。



  緋山更加用力抓緊白石胸前的白袍,眼眶開始泛著淚光。
  為什麼你這笨蛋總把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扛啊?明明就是我太任性了,不值得你這麼溫柔啊,笨蛋!


  「對不起……,應該是我講的吧。」緋山將頭深深埋進白石懷裡,悶悶地說著。


  「耶——?」白石明顯的一愣,想將緋山拉出懷裡,好好的直視。

  
  「不要——!」比起白石的動作,緋山更快一步的發聲阻止。


  「就這樣擁著我好嗎?」緋山的臉蛋有些泛紅。


  「啊?好。」雖然有點不懂緋山的反應,白石還是溫柔的抱著此刻非常溫馴的緋山,等著她下一秒的回答。


  「那、那個,還痛嗎?」緋山耽溺在白石溫柔的懷抱中,沉默了一會,終於股起勇氣發問。


  「咦?哪個?」面對緋山的發問,白石突然摸不著頭緒,「吻嗎?」


  「不是,昨天那個,巴掌。」白石的回答讓緋山更悶了。


  「阿,喔。不會了,一點都不痛喔。」昨天那個啊,畢竟自己也有一半的責任嘛,被打也是應該的——對於沒鎖門的怨念,白石可是深深的煩省過了。


  嗯?等等、該、該不會這就是原因吧!


  「美帆子躲我就這個?」白石的語調有點上揚。


  「唔……也不太算啦……」緋山的內疚感更大了。


  「不然是哪個?」如果緋山躲她只為了這點小事,咳嗯!有得瞧了。


  「……就、就覺得告訴你我在吃醋很丟臉啦!」緋山深深的呼吸一口氣,大聲吼出她的想法.此刻的她非常慶幸躲在白石的懷裡,不讓人看到她紅透的臉龐。


  「吃、吃醋--?」白石腦袋似乎瞬間通了。


  「噗!」也太可愛了吧!白石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

  「不准笑!」


  「對不起。」白石快速收起笑臉,撐了幾秒。


  「噗哈哈——!對不起,美帆子太可愛了!」


  「不要跟我說對不起!」緋山滿臉的不滿。


  「我只希望你的溫柔只屬於我一個人的!不行嗎!」笑就笑吧,反正她——緋山 美帆子,佔有慾就是這麼強,不行嗎!


  「我很開心喔,美帆子。」白石拉開一些距離,寵溺的吻上緋山的額。


  「你能吃醋……我真的很開心。」白石的吻,一點的一點的落在緋山的臉上,最後落在那微紅的唇畔,溫柔地,傾注著一生的愛戀。


  「美帆子,你記得,你就是我的唯一,以後不要為這種事躲我好嗎?」白石微喘地貼上緋山的額。


  「對不起,是我太任性。」白石的氣息全灑在自己臉龐上,緋山的體溫不自覺的升高。


  白石搖了搖頭,示意不要說這種話,堅定的對緋山道。



  「你是無可取代的。」



   緋山不禁咬了咬唇,有些東西,她無法用言語去表達,那麼就行動吧,她主動貼上了白石的唇。



  「你也一樣,無可取代。」



  對於緋山的主動,白石感到驚喜,不過還是立刻奪回主導權。







  ——畢竟,有些事情還是需要懲罰一下的,不是嗎?







  「咳咳!」對於躲在門外偷聽一陣子的小緋同學,面紅耳赤地清了清喉嚨,心滿意足(?)的將手機收起,偷偷地離開這異常瑰麗的空間。



———End。




Secret

TrackBackURL
→http://nightringo.blog131.fc2.com/tb.php/6-b04c3f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