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上的老師滔滔不絕的講授著課程,平常都很專注聽講的川原,今天卻反常地將心思飄向了遠方,右手拿著筆空轉著。


  忽然看到窗外的白雲飄過,川原不自覺得又想起昨天的那人,溫度一下子上升了不少,立刻趴著桌子,將臉躲進手臂裡,「昨天真的好丟臉……」她含糊的咕噥著。


  過了一會,川原將臉轉向右邊,右手的筆戳弄著課本,神崎直……,第一次遇到她那種人,像白紙一樣,乾淨、單純……


  「恩……我看看寫了什麼?神……」中山律子走到川原旁邊,想弄清楚她到底在幹麻。


  「赫!律子,妳在幹麻?」耳畔突然傳來聲響,川原驚嚇的立刻將課本合起,頭朝對方轉去。


  律子沒好氣的插著腰,皺了皺眉,「是我問妳在幹麻吧!放學打鐘還待在位子上,叫妳好幾聲也沒反應。」


  「咦?打鐘了?」川原的聲調拉高了不少,慌亂的看了看四周,的確只剩下她和律子兩個人,立刻匆忙的收了收東西,拿起書包,衝向門口,動作一氣呵成,拉了門,似乎想起什麼,頓了一下,「律子!我還有事,先走了!明天見!」


  律子傻愣愣的看著川原離去的方向,右手停頓在空中,喃喃自語的道:「小梅,今天怎麼好像怪怪的……」



  神崎低著頭佇立在櫻台北的校園門口,那些好奇的目光注視下,讓她感到些微的不自在。


  為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,神崎開始回想昨天發生的種種,想起來,真的很丟臉呢!給人家添那種亂子,可是那女孩,真的很溫柔……,明明不必理會的不是嗎?神崎忍不住牽起自己的嘴角。


  「對不起!我遲到了!」匆促的腳步,凌亂的呼吸,神崎一抬頭映入眼簾的是川原可愛的皺著臉,向她致歉。


  「阿……,不、不用這樣啦。」神崎顯然嚇了一跳,因為從來沒人這樣對她說過,看到川原流了不少汗,神崎連忙在包裡找手帕。


  「不行,妳一定等很久。」透過昨天的初了解,川原認為這女孩一定是超準時。


  神崎柔順的搖了搖頭,對川原遞了個溫柔的笑,「給妳,我沒用過,妳擦擦汗吧。」


  川原咬了咬唇,臉紅的將手帕拿起,她的心臟又小小加速了一下,啊──等等!小梅妳在心跳加速什麼!妳喜歡的不是健太前輩嗎?


  氣氛陷入了種微妙的粉紅。


  「川原桑,今天要去哪裡啊?」神崎難為情的玩著手指。


  聽到這稱呼,剛才的問題立刻被川原拋到腦後。雖然剛認識這稱呼很正常,──可是就是不舒服!


  「小梅!」


  「咦?」


  「啊……,不,我的意思是,不介意的話,叫我小梅吧!」川原尷尬的吐了吐舌頭,怎麼又失態了啊!


  「恩……,不介意的話,也叫我小直吧。」神崎朝她靦腆的點了頭。

  
  川原深呼吸了一口,像是要拋去百般的不自在,「走、走吧。」很可惜,失敗。


  「小、小直,有想去哪邊嗎?」奇怪,明明只是喊名字而已啊!為什麼會害羞成這樣啦!


  「啊,沒呢,我很少出來。」聽到川原喊著自己的名字,心跳無法控制的加快,神崎覺得自己根本吃錯藥了!


  「這樣阿……」川原思考了一下,「那,我們去逛街吧!」她對神崎投了一個燦爛的笑容。


  「啊!小直、小直!快過來!這超可愛的!」川原像是發現新大陸般,臉上掛著興奮,一手拿著一隻紅白相間的兔子,一手揮喊著神崎,邊跳邊叫。


  神崎不禁有些質疑,是不是自己真的老了?不是吧!才差四歲而已不是嗎?還是高中女生的活力都這麼驚人!但是──她很喜歡,她喜歡這麼有元氣的川原,臉上露出一抹連神崎都沒注意到的寵溺。


  「嘿、嘿!」突然間,神崎眼前的視線被一片黑暗蓋住,她連忙把頭上的遮蓋物拿起,發現是頂跟川原現在頭上戴的帽子一模一樣。


  「小梅,這樣不行,如果……」由於個性使然,神崎開始正經的說教。


  「可是,還不是小直太慢了。」川原立刻打斷神崎的話,露出一臉無辜,帶著一點撒嬌意味。


  「唔……,好吧,下次要注意。」看著那表情,神崎就投降了,但還是不忘叮嚀。


  「哈哈!小直最好了!」可能太過興奮,川原一衝動就把神崎抱進懷裡。


  唔!從來沒跟人這麼近距離接觸的神崎被這舉動嚇得身體僵直。


  過了幾秒,川原似乎意識到自己又做了很不得了的事,身子立刻彈出幾步距離,雙方的臉都像煮熟的蝦子。


  「我、我去結帳!」川原似乎想逃離這氣氛,拿著剛剛的兔子,咻的一下就奔走了,留下依然困窘的神崎。


  
  走出了店外,他倆雙雙走在街道上,涼爽的晚風,吹散了不少剛才的尷尬,神崎舒服的微瞇起雙眸,「逛了這麼久,就只買隻兔子啊?」


  看著神崎享受的表情,川原心情也放鬆不少,調皮的吐了吐舌頭,「恩~要是每家都買,錢包會失業啊。」


  神崎忍不住莞爾一笑,看了下地面,突然有道閃光吸引了她,「小梅,可以陪我去個地方嗎?」


  「嗯?好啊!哪裡?」剛才都是自己在主導路線,這下她可有興趣神崎想去哪了。


  恩……,派出所,果然很特別。


  川原愣愣的神崎填寫遺失報表,又愣愣的看著神崎將100日圓交給錯愕的警員,在愣愣的看著神崎一臉喜悅的向警員鞠躬,到出了警局她還是一臉呆然。


  聽著神崎開心哼著不成調的小曲,川原忍不住好奇,「小直,那個,一百日圓……」

  
  「妳也覺得很笨嗎?」神崎停下了腳步,抬頭看著天空。


  「不、也不是這個意思……」聽著神崎平靜的語調,川原有些慌亂。


  「我啊,就算是一百日圓,也相信某個地方一定有個人會為這一百日圓焦急,只是這樣而已。」她只是在做自己深信的事而已,神崎向川原露出一抹淡淡的笑痕。


  ──讓川原感到強烈不捨的笑痕。


  總覺得不是大笨蛋可以形容了,但是──川原抿了抿唇,上前一步,握起神崎的雙手,雙頰有些通紅,誠懇的望著神崎,「我覺得,小直很了不起。」


  「咦?」這是神崎完全沒料到的答案。


  「真的!」川原加大了音量,妳只是太善良而已。


  看著川原真摯的眼神,神崎不禁鼻頭有點酸,淚水在框李打轉,除了爸爸以外,這是第一次有人對她肯定,她擴大了自己的嘴角,對川原綻放她最快樂的笑顏。

   
  川原不禁看愣了。


  「走吧!」


  「去哪?」又是派出所嗎?


  「送妳回家阿,這麼晚回家,可不行。」神崎又換上正經八百的表情。


  「到這邊就好。」川原停下了腳步,轉身對神崎說著。


  「恩,我看妳進去。」


  「那麼,小直姐姐,明天見。」川原向神崎鞠了躬。


  「咦?」


  「不行嗎?」川原歪了歪頭,她一路上就在想怎麼和神崎更親近,想從稱呼上下手。


  「也不是不行……」神崎搔了搔臉,只是覺得有點害羞。


  「那就這樣說定了!掰掰!」得到神崎的許可,川原露出燦爛的笑容,像她揮了揮手。


  看著川原如此開心,神崎不由自主也開心了起來。


  「啊!」像是想到什麼,川原又掉了頭,跑到神崎面前,將手伸了出來,「那個,手機。」


  神崎雖然疑惑,還是乖乖的遞出去。


  川原快速的案了幾個鍵碼,兩隻手將手機遞回,雙頰又染上了紅暈,「到家了,就打封簡訊或是打電話跟我說。」


  神崎抿著唇,用力的點了點頭。


  得到答覆,川原又蹦蹦跳跳的跑向家的方向,在門關向神崎大力的揮手。


  神崎忍不住露出大大的微笑,向川原道別,握著手機,神崎心窩感到一股溫暖和無法抑止的……



  ──甜蜜。




Secret

TrackBackURL
→http://nightringo.blog131.fc2.com/tb.php/5-18a576d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