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c6eddc451da81cb51f5c7845266d01609243163.jpg
西卡好美、好美164.gif164.gif164.gif164.gif


對於西批文,好像越來越有一種無力感。

最近很忙,班展結束後,好像是另一個假期。但是……

我的人生好像就不停的再趕著作業!(爆)


日本新的寫真本好想買阿-------------!!!!4a313af637e2f.gif

不過大概也……RY

錢包快點飽飽,行不行?(咦?


 


喜歡上一個人,似乎是很簡單的事情。然而,愛上一個人呢?

  她想,這無關乎外貌、性別,而是在某一方面那人所發出的光芒,實在太過耀眼,耀眼地讓人忍不住追逐她的身影。

  ──就好像太陽一樣。

  看見她,彷彿就能照亮內心,那片充滿灰暗的角落。好似飄流在汪洋大海裡,遇到的一根浮木,只能死命地緊握住不放。

  她曾試著鬆手,但無法。她過於耽溺,耽溺於那種溫暖,溫暖地讓人捨不得放手。

  她不曉得,別人對於「愛」,是怎麼去定義。但,至少她是這樣。

  跟著哭、跟著笑。

  ──就像太陽一樣,她只是繞著太陽行轉的小小行星。



  

  「吶,妳知道嗎?我最喜歡和最討厭的,就是太陽了。」Sunny永遠記得Jessica所說的這句話。儘管那時,開頭是多麼的突兀,讓人摸不著思緒,只能愕然地張著嘴,答了一聲:「啊?」

  但,Sunny依然珍惜著,那些與Sica相處的日子。當她真正了解Jessica時,她才發現,那些奇奇怪怪、很四次元的語句,都是不善用語言表達情緒的Sica,對她坦露的內心或是鼓勵。

  若沒有遇見Jessica,就沒有現在的Sunny。





  國一那年,Tiffany因社團練習,過程中發生意外,導致她的左腳韌帶受傷。

  Sunny討厭極了Tiffany的這一點,即使痛地眼淚即將奪眶而出,卻依然努力地維持著笑容,笑著說:「我沒事,不要擔心。」

  心臟像是被一根一根針,硬生生地刺穿,疼、很疼,眼淚撲簌、撲簌地落了下來。Tiffany有些冰涼的手,摸著順圭一邊的臉頰。

  「傻瓜,別哭了。」

  --傻瓜。

  順圭看著Tiffany的眼眸,烏黑透亮的眸裡總是藏了很多東西。但對於她,其實也可以不用裝的這麼堅強的,不是嗎?

  順圭用力地吸了吸鼻子,努力擠了一抹笑。伸手摸了摸Tiffany的頭,緩緩地開了口,嗓音因哭泣而顯得有些沙啞,「傻瓜。」

  --我是心疼妳呀……




  那一夜,順圭窩在床上,將自己的身軀蜷曲起來,哭了一整夜。她痛恨著自己的無力,對於Tiffany面對的傷痛,一點忙也幫不上。她討厭這樣的感覺、很討厭。

  隔天,順圭頂著腫紅的雙眸,疲累地去上課。看著Tiffany那空著位子,順圭的心裡也空蕩蕩的,空地讓人不由自主的心慌。

  聽著耳邊窸窸窣窣的聲音,順圭的眼皮顯地越來越重,漸漸地,她的意識顯的越來越遠……

  然而,在世界變成一片黑暗的前夕,在她心裡惦記的,依然是Tiffany。

  --她那麼吵鬧的個性,現在在醫院裡,會不會悶壞了呢?

  身軀微微地開始傾向一邊。啪咑──!教室內瞬間陷入了混亂。



  
  刺鼻的消毒水味,和潔白的窗簾,提醒了順圭目前所在的地點。保健室內靜悄悄地,她呆呆地看著純白的天花板,腦袋還楚於待機的狀態。無法理解為什麼,此時、此刻,她會待在這裡。
  
  「啊,妳醒了啊。」很甜美的聲線,但口氣卻是很冷淡。

  順圭轉過了頭,女孩環抱著雙手在胸口,很帥氣地靠在牆上。一頭金髮,很惹人注目。

  順圭認識這女孩,只是很不熟。
  

  她坐在Tiffany後面數來的第三個位子。頭一次見到她,就覺得她像洋娃娃般,漂亮的不真實。她總是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,冰冷的讓人無法靠近。

  --高傲地像個女王。

  但,Tiffany似乎沒被這冰冷的氣場影響到。同樣身為海歸派,依然鬧騰騰地找著女孩說著話。

  不一會,又像隻花蝴蝶似的,跑到別處聊天。

  關係到底是好、還是壞,順圭無法判斷。在她看來,每次Tiffany找女孩聊天時,女孩的表情似乎是有些……不耐煩?

        
  「老師說,妳是因為太過疲累暈倒的。」女孩走向順圭,拉了一把椅子,坐了下來。

  「呃……」順圭搔了搔頭,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女孩看著順圭的眼眸,就這樣靜靜地盯著她看。看的順圭心裡有些發毛,「那個……Jessica……?」她忍不住開了口。

  「不甘心的話,就變成她心裡的支柱吧。」

  李順圭眨了眨眼,腦筋有些無法運轉。

  「黃美英,是很重要的人吧。」不管順圭有沒有反應,Jessica看著她腫紅的雙眸,依然故我地繼續講。

  順圭緊咬住了下唇,現在才意會到Jessica所說的意思。

  Tiffany受傷的事情,在今天班上的人都知道了。只是,順圭不解的是,為什麼Jessica會對她說這些話。
  
  「重要的東西,應該想想該怎麼去保護和珍惜,而不是在這哭吧。」說完,Jessica便開了門,獨自留下順圭一人,在病床上。

  這句話,聽在順圭耳裡,她彷彿狠狠地被搧了一記火辣的巴掌。

  從小到大,她總是安安靜靜地跟在美英後頭;一步一趨,她的世界總是繞著美英在旋轉。

  她似乎沒想過,假如有一天,美英不在了,日子會變的怎麼樣?

  因為,太習慣了、太習慣了她的存在。

  李順圭忍不住地放聲大哭了起來。

  儘管,以前小小的年紀,就立下要保護黃美英的想法,但到頭來,她還是過於依賴著黃美英。

  心中彷彿破了個大洞,空的讓人不知所措。

  ──越是珍貴,就更該竭盡心力的呵護、收藏。

  李順圭在心底決定,一定要改變。

  她不要再當一顆默默運轉的行星,她想成為黃美英的太陽。

  為她驅趕陰霾、帶來溫暖。



  

  

  
Secret

TrackBackURL
→http://nightringo.blog131.fc2.com/tb.php/49-efb4fd2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