劇情越來越往奇怪的地方發展了…(喂
不好意思,我的少女心實在充滿了狗血6cca84674f71c0f9f3504137af9ebeca.gif


順圭OPPA實在好帥164.gif164.gif164.gif164.gif

到底哪來的外國小正太小王子!!!好想抱回家呀!4a313af637e2f.gif


下次更文也不確定是哪時候……
好多事情想做、但也好多事情得做。

81e2915f.gif









  
  冰涼的空氣環繞在禮堂裡,加上台上滔滔不絕的講詞,更讓人昏昏欲睡。

  林允兒忍不住打了個呵欠,她懶散地動了動脖子,連帶調整了一下姿勢,讓她更舒適地癱坐在椅子上。

  心底咕噥著這一成不變的講述何時才能結束。允兒眼神逐漸開始飄移,觀察著周邊的人們,來打發時間。

  她視線飄過坐在不遠處的Tiffany,若有所思的側顏,也看了看坐在旁邊打著瞌睡的Sunny,允兒想起剛才的情景。

  才剛踏出教室,正想向Sunny招手,便立刻被笑臉吟吟的Tiffany劫走。搞不清楚狀況,允兒側過臉,看著被遺留下的Sunny,一臉無奈。


  ──吵架了嗎?


  允兒沒有明確地問,只是略帶提起Sunny。只見Tiffany很有技巧的略過。


  只是,越佯裝的正常,越顯得不正常。


  允兒吸了吸鼻子,那明顯和平常不同的氣氛。雖然Tiffany和平常一樣掛著笑容,但允兒總有一種脊椎發毛的感受。

  從教室到禮堂,這短短的十幾分鐘內,提起Sunny的次數,僅僅只有允兒提起的那一次。

  允兒小心翼翼地觀察提起Sunny時Tiffany的神情。那略微加重的呼吸聲,允兒不清楚Tiffany想到了什麼,也不清楚這倆人到底在想什麼。

  那空氣裡明顯瀰漫的緊張感,讓允兒無力地在心底吐槽。


  ──這氣氛和戰爭,有什麼兩樣呢?


  等到了結束時間,Tiffany很快地就跟班上的同學一起走了。

  允兒並不急,看著身邊的人潮來來去去,她依然坐在位子上。看著Sunny一臉睡眼惺忪的模樣,她拍了拍Sunny的肩膀。

  「姊姊,妳流口水囉!」允兒笑著說。

  只見Sunny瞬間驚醒,胡亂地用手背抹著嘴角,才發現根本沒有允兒所指的液體。

  「呀!林允兒!討打嗎!」




  允兒故意將腳步放慢,迴廊上只剩下允兒和Sunny以及一些零星的人潮。允兒用著恰好兩人聽的見的音量,交談著。

  允兒很少會主動提到,關於Sunny和Tiffany,她們之間的關係。或許是Sunny總是雲淡風輕的帶過,又或許是那中間總有些晦澀難懂的情緒。

  對林允兒來說,藏在衣櫃裡的愛情,是一扇無法輕易打開的大門。她很清楚,一但打開了,她再也無法回頭。

  剎時,林允兒似乎瞭解了。

  開口,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。

  自己所熟悉的世界,當某一天醒來時,一切的認知,都不是以往的那樣,是一件多麼令人恐懼的事呢?

  說到底,她們都膽小地不知是好。

  只好裝載著面具,笑著、哭著,看著面前的那人,逐漸從自己的視線裡遠去。


  ──是保護了心中的她,還是保護了自己?


  突然,允兒覺得,自己和Sunny如此處得來,是否就是那過於相同的本質?

  所以,才如此地在意。



  「在拖拖拉拉的,Tiffany可就要被搶走囉。」


這句話,很熟悉。李順圭瞇起了眸,似乎很久很久以前,也有個人對她說過相同的話。
 
  她在腦海裡,開始搜尋著,朦朦朧朧地……


  ──啊……是她,Jessica。







  「這樣好嗎?」順圭惴惴不安地問著Setphain。

  「放心啦!」Setphain拍了拍胸脯保證,語氣堅定地道。

  「但是……」

  「呀!不管別人說什麼,順圭就是我的王子呀!」



  ──從此以後,王子就與公主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。




  老師闔上了書本,面帶微笑地催促著孩童們該睡午覺了。走到了順圭這塊區域,發現她還睜著眼眸看著自己。

  「怎麼啦?」老師蹲了下來,溫柔地詢問。

  順圭看起來有些猶豫,杏瞳游移了一會,咬了咬下唇,才怯怯地開口:「老師,為什麼公主就一定要跟王子再一起呢?」


  這是順圭最近藏在心底的小小煩惱。


  每次和Setphain玩家家酒時,她總是Setphain的專屬王子。即使許多小男生抗議著這樣太奇怪了,Setphain依然用著堅硬的態度,大聲怒斥那些反彈。

  「順圭就是我的王子!」



  ──她喜歡當Setphain的王子。



  每次當Setphain的王子時,順圭都覺得自己就是保護Setphain的騎士,雖然事實上情景通常都是相反過來的,她依然以Setphain的「王子」,這個身份,深深感到驕傲。

  只是,她最近對「公主」這個身份感到好奇。

  但,她又不想讓Setphain感到失落。畢竟Setphain非常喜歡這個角色,雖然絕大部分的因素是公主身上的配飾──粉紅色的皇冠。

  頭一次看見那個配飾,Setphain雙眸彷彿亮了起來,雀躍地拿著那皇冠蹦蹦跳跳,嚷嚷著要把它帶回家。

  「呃……怎麼會這麼問?」老師明顯地楞住了,長久的教學經歷裡,她沒碰到過這樣的問題。語氣裡充滿著錯愕和疑惑。

  「唔……像是公主跟公主之類的……?」順圭睜著眸,不安地看著老師,小心翼翼地開口,深怕說錯了話。

  軟糯的童音,在上了年紀的老師耳裡,彷彿就像碰到了毒藥般驚恐,語調裡有明顯的慌亂。

  「順圭呀,公主就一定要跟王子在一起呀!在說什麼傻話呢?就像男生就一定要跟女生在一起阿,妳長大後就一定回明白了。」摸著順圭的頭,叫她趕緊入睡,別想些有些沒的,便匆匆地離開了。

  順圭生性雖較羞怯,卻是非常聰明伶俐的孩子。她心底有些意識到老師的態度改變,內心開始不安了起來,擔心自己是否真的說錯了話。



  ──為什麼王子就一定要跟公主在一起呢?



  ──為什麼男生就要和女生在一起呢?



  那麼,經常和Setphain玩在一塊的她們,算什麼呢?

  小小的年紀,無法想通這樣的問題。只是擔憂著自己是不是說錯了什麼?做錯了什麼?深怕隨後追隨而來的懲罰。

  滿腹疑問的她,遲遲無法入眠。

  她只知道,和Setphain在一起,日子就像清晨般的陽光,如此明媚、如此暖和。每個瞬間,都像極了她們一起玩著盪鞦韆時的情景,吹著除風,拂過白皙的頸脖,讓人發出舒暢的詠嘆。

  那月牙般的眼眸,深深地烙印在順圭的腦海裡。



  ──想永遠、永遠和Setphain在一起,這樣的願望,不行嗎?



Secret

TrackBackURL
→http://nightringo.blog131.fc2.com/tb.php/46-f0756f7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