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雲慢悠悠的遊走在藍天裡,神崎失神的靠在電線杆下望著天,嘴角伴著一抹微笑,每次仰望藍天總能讓她心情平靜。


  不知道為什麼,今天被捉弄的次數似乎變多了,雖然自己不會在意,但是一整天下來,的確感到有些疲憊……,不過,現在,充電完畢!神崎慵懶地伸了一個懶腰,拍了拍自己的臉頰,跨步準備回家。


  「那個、請、請等一下!」緊張羞澀的嗓音,打斷了神崎的步伐,她往回一看,是一個滿臉通紅,冒著大汗的男孩。


  「請、請妳幫我一個忙!」男孩突然雙手伸直向神崎鞠了九十度個躬,手裡拿著的是一個白色的信封。


  看著男孩的動作和表情,神崎不假思索的將信輕輕抽取,「好阿,什麼事?」


  「咦?」竟、竟然接受了?男孩不可置信的抬頭,瞪大雙眼。


  「說吧。」神崎對男孩露出善意的微笑。


  看著神崎的笑容,男孩心中產生了些微的罪惡,他吞了吞口水,「請、請務必把它交給櫻台北高2A(班級我亂湊的)的川原小梅,請她一定要看!拜託了!」怕會反悔般,一講完男孩就立刻跑走。


  「阿、喂!」看著男孩突然轉身,神崎反射性的叫喊。唔……,該不會是情書吧?櫻台北……川原小梅……,神崎在口中地喃喃消化這個資訊,雖然要繞一點路,不過,能當傳愛大使,她可是非常高興啊!

  

  川原獨自一人走在校園的步道上,滿臉的疲憊,向來人緣極的她,到了這一天難免變成眾矢之的,只能說今天是她最失策的一天──竟然忘記今天是愚人節!


  川原氣鼓鼓的踢著路上的小石子,哼!明年等著瞧!一直專注於踢小石子的她,完全沒注意到轉角突如期來的陰影──她感到一股溫暖衝進她懷裡,毫無預警的她,狠狠的跌坐在地!


  川原雙眼緊閉,精緻的臉因疼痛緊皺在一塊,她能感受到一個人壓在她身上的重量,她努力的睜開雙眼,想看看到底是哪個冒失鬼……



  ──唔……,好、好嬌小,川原小梅,十六年來第一次遇到這麼嬌小的人兒。



  發現時間快來不及的神崎,從一開始的一步併兩步、兩步併四步、到最後直接飛奔起來。


  跑得過於賣力的她,經過轉角的時候,雖然看到迎面而來的人兒,卻無法發揮煞車系統,一個往前,就撲撞到前面的人。


  「對、對不起…對…」神崎感到非常的抱歉,她似乎把前面的人當成了緩衝墊,慌慌張張的想趕緊起身,一抬頭,口中囔嚷的抱歉忽然全部吞回了肚裡……



  ──好、好近,神崎直,二十歲,第一次這麼近距離觀察別人的面容,而且還是個美少女。



  沉默了幾秒,兩人的臉龐瞬間燃燒了起來,像是被驚嚇的貓,兩人的身軀瞬間彈開。


  「對不起!」兩人同一時間立刻互向對方致歉。


  「不……,應該是我說才對……」神崎難為情地搔了搔自己後腦,──她、她剛剛怎麼這麼沒禮貌一直盯著人看啊!


  「唔……」川原有些害臊的盯著路地,雙眼不安的亂晃,──天啊!她剛剛那是什麼奇怪的想法!


  氣氛突然陷入一種曖昧的情調,緩緩蔓延在兩人周邊。


  「那、那個,不好意思,我先走了。」神崎首先打破這種曖昧,向川原點了個頭,快速的通過她身旁。

  
  啊啊!神崎直,妳到底在難為情什麼?神崎在內心低吼。


  川原抿了抿唇,不知道為什麼,聽到她要離開,心裡莫名地有種失落感,讓她忍不住回頭,「咦?」

  
  原本說要離開的那人,突然轉了個身,滿臉通紅的走到川原面前,「請問、妳、你知道川原小梅是誰嗎?」


  「咦?咦?」川原驚訝地睜大雙眸,川原小梅,咦?這是指她吧?可是她似乎不認識我,我們學校應該沒有第二個川原小梅了吧?

  
  神崎訥訥的點頭,繼續補充,「高二A的。」


  「哎──?」高二A?不就是她的班級嗎?川原更驚訝了。


  「妳認識嗎?」聽著川原突然增大的音量,神崎疑惑的問道。


  「與其說認識,不如說,應該就是我吧。」川原微彎著頭,如果學校沒有多了一個跟她同名同姓又同班的川原小梅的話。


  「咦──────?」這次換神崎接收驚嚇震撼彈了。


  「阿……,初、初次見面,你好,我是神崎直,請多多指教。」不知道是否是驚嚇過度,神崎突然開始正經八百的的自我介紹。


  「啊,你好!」似乎被神崎嚴肅的態度感染,川原也恭瑾的回敬神崎。


  不過,不對呀!現在是這種互相各套的場合嗎!川原突然意識到這點,「請問,妳找我有什麼事嗎?」川原換上防備的態度,雖然眼前的女孩看起來似乎不像壞人,可是最基本的防範還是要有的吧!

  
  「啊!」透過川原的提醒,神崎拉過自己的包包,東翻西找一番,最後雙手遞出剛剛的白色信封,笑的一臉燦爛,「有個男孩請妳務必看這封信!」

  
  「男孩?」

  
  「嗯!」神崎用力的點了點頭,隨即又一副思考的模樣,咕噥著,「應該是你們學校的吧?」


  「意思是說,根本就是陌生人囉!」川原不可思議的提高語調。她錯了,她根本不該懷疑她的。


  神崎點了點頭,川原突然感到一陣莫名其妙的火大,「如果是壞人怎麼辦啊!」


  「咦?」神崎被川原突如其來的火氣嚇了一跳。


  「阿……抱歉。」似乎是意識到自己的失態,川原臉上爬上一陣紅潮,奇怪,為什麼她會對一個初認識的人這麼在意。

  
  「沒關係,其實我當時也沒想那麼多,謝謝妳。」神崎露出了善解的微笑,看著那笑顏,川原突然覺得心跳有小小的加速。


  「喏,給妳。」


  川原的視線為難的到處打轉,又轉回神崎臉上的笑,像是認命的拿起,默默的拆了起來。


  隨著川原的動作,神崎臉上的笑不自主的越來越擴大,今天她做了一件好事呢!


  「妳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?」看完信的的川原,一臉鐵青的問著笑得天真的神崎。


  「怎麼了嗎?」川原的表情讓神崎的笑顏不禁一僵。


  川原嘆了口氣,將信的內容拿給神崎觀看。雖然是第一次見面,不過川原已經把對方的個性抓了個大概──笨的可以。

 
  「又、又被騙了……」神崎看完信,一臉遭受打擊的蹲下,失魂的喃喃自語,「愚人節……,難怪今天一直被捉弄……」


  全盤將神崎的話接收,川原心口突然像是壓了一塊重石,悶悶的,不太舒服,困難的吞了口口水,將手伸向神崎,「那個……」


  就在此刻,神崎突然起身,雙手緊握,吐了一口大氣,「算了!沒關係!」


  啊?啊?川原的手停頓在空中,這、這個人是怎麼一回事阿?


  「打擾到妳,真的非常抱歉!」神崎向川原深深的一鞠躬,對她展露一個如同陽光的笑容,「那麼,再見!」


  那燦爛的笑容,讓川原更不舒服了,有些微的酸溢出了心口,"又被騙了……",這句話又浮出了川原的腦海,她咬住了下唇……

  
  「等等!我們做吧!按照上面的!」她無法壓抑這衝動,她不想思考原因是什麼……


  「咦?可是……」神崎訝異的回頭。


  「改一下內容!就……約會吧!我們約會吧!」川原面紅耳赤的喊著,她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做,還是為了一個初次見面的人,但是,她就是沒辦法,對她的單純感到心疼,她的笑容讓她難過……




  ──她,不想欺騙她。






Secret

TrackBackURL
→http://nightringo.blog131.fc2.com/tb.php/4-e9a9176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