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現這篇坑更久81e2915f.gif

 


  橘紅的墨水傾倒在潔白的畫布上,傾洩而下,渲染成一片黃昏。上原托著下巴,若有所思地望著窗外。斜陽投射在她精緻的臉龐上,細長的睫毛在眼窩處落下些微的陰影。單薄的倒影,再空無一人的教室,拉成一抹長長的落寞。

  輕碰著自己柔軟的紅唇,思緒不由自主飛逝到那日下午、那刻瞬間——那人,溫軟的雙唇。

  因靠近而嗅到的淡淡梔子花香。

  口裡還殘留著些微的清涼薄荷味。

  耳膜只剩心臟不停加速鼓噪的聲響。

  越來越快速、越來越大聲、彷彿世界停止在這一秒。

  上原羞澀地抿了抿唇,羞意燙灼了雙頰。不可否認,現在回想起來,一絲甜蜜在心底發酵、流竄。但,比起那些微的甜,等待的焦躁、濃厚的失落更是盤據在她心頭,揮之不散。

  隨著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,心裡的不安也隨之擴散,當初的自信也慢慢瓦解、消失。

  ——潰不成軍。

  微啟唇,一聲細弱地讓人無法察覺的嘆息從口中逸出。

  ——我、果然,嚇著她了嗎?

  挪開手臂,露出中央寫著黑字的桌子。娥眉不禁蹙起,重重地咬著唇,右手緊緊地握起又隨之鬆開,反覆了幾次,彷彿想壓抑住心中翻騰的焦慮。


  ——ばか(笨蛋)。


  不是心底所期待的回覆、更不是心底所盼的筆跡。


  ——ばか。


  歪歪扭扭的字體彷彿有根利刺,紮在上原心上。桌上的字跡,倒影在明亮的黑瞳裡,想從腦海中逝去,卻發現無法辦到,彷彿被一塊巨石壓在心上,無法納入一絲清新的空氣。


  ——ばか。


  不甘地拿起擦子,用力地擦拭,最後一根理智硬生生地斷裂。不安、焦躁,不斷地拉扯,害怕、自己是否被拒絕,疑惑、為何遲遲沒有音訊。被名為失落的巨石困住,反覆地安慰自己,總會有光線從縫隙竄出。

  拿起筆,千言萬緒往腦海傾去,寫了一句,又覺不妥。擦拭、筆耕、拭去、墨耘,碎屑漸漸在桌上增多,反反覆覆,還是拼湊不出完整的字句。

  頹然地停了筆,唇畔露出了抹苦笑。上原發現即使她被稱為資優生,在感情面前可能還是不及格的笨蛋。

  掙扎了幾分鐘,決定還是在桌上寫上跟之前相同的字句。


  ——有來學校嗎?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Secret

TrackBackURL
→http://nightringo.blog131.fc2.com/tb.php/39-cb88677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