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d56ab0f89b61fc7aa645715.jpg

  終於,很彆腳的完成一篇短篇了呀!6cca84674f71c0f9f3504137af9ebeca.gif

  這篇,真的有很多自己的私心(炸)

  不都是說,女孩子都有個夢想是開家咖啡廳嗎?(誰說的?)

  其實我只想寫咖啡廳Sunny、攝影師Tiffany和Amy Winehouse的嗓音呀!!!
  ハァハァ( :.;゚;Д;゚;.: )ハァハァ(妳自重好不好!

  

  於是花痴地送上女神,田馥甄,一枚。(喂!)

  Hebe,妳好美呀!!!ハァハァ( :.;゚;Д;゚;.: )ハァハァ


  ==ハァハァ( :.;゚;Д;゚;.: )ハァハァ==
  
  現在是凌晨兩點。Tiffany摘下了眼鏡,閉上酸澀的雙眼,一臉疲憊地癱軟在椅背上。

  萬籟靜寂的夜裡,偶爾街道外呼嘯過幾台車輛。喇叭播送著Amy Winehouse 的Rehab,音量沒有很大,但在這樣的時刻,世界彷彿只剩下自己;思緒也顯的清晰,有些回憶總會在這時刻裡浮現。

  ──是。就是那首,Rehab。

  距離那天到底過了多久?

  二十五萬九千兩百秒、四千三百二十分、七十二小時,三天。

  腦海浮現出這串數字時,Tiffany不禁感到荒謬。

  ──明明只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啊!

  清洗完的衣物,早已乾淨整齊地折疊好,放置在紙袋裡。只是這幾天剛好接了幾個較大的case,Tiffany一直找不到時機,登門歸還。

  將手摀著臉,發出一陣難為情的低吼。

  ──這跟初嚐戀情的小女孩,有什麼兩樣呀?

  她煩躁地拿起那杯已經冷卻的咖啡,輕啜了一口,澀味在嘴裡慢慢散開,口感早已變調。愣愣地捧著馬克杯,喉中一陣乾癢。──突然,她很想喝、想喝那天所喝到的熱可可。

  似乎從那天起,一切都變了調。

  平常工作時,所搭配的咖啡,忽然替換成可可。喝了一口,發現不是印象中的味道,於是又換回了平常所泡的咖啡;就連音樂也是,打開了網頁,卻不自覺地打上Rehab。

  當Tiffany意識到時,完全感到不可思議。

  雖然以前生活在美國,所謂的「速食愛情」,她完全不信這套。對她來說,「愛」這詞是無法輕易開口的詞。

  如今對只有一面之緣的人產生悸動,Tiffany說什麼也不相信。

  靜靜地看著佇立在門邊的紙袋。霎時,Tiffany任性地將過錯全部推給那尚未歸還的衣物上。

  對!沒錯!一定是我還沒還給人家,才這麼在意!她皺起眉,孩子氣地這麼想著。

  似乎下定了決心,又繼續埋頭工作。

  ──後天一定要還給Sunny!她在心底吶喊著。

  
  They tried to make me go to rehab
  他們硬要我戒了它
  I said no, no, no.
  我說不 不 不

  過了很久以後,Tiffany才發現當初她早已無法自拔地上了癮。

  名為「Sunny」的癮,戒不了。

  ──或者說,她根本沒有意願。

  He’s tried to make me go to rehab
  只想要讓我戒了它
  I wont go, go, go.
  我絕對不會去 去 去

  ☆  ☆

  Tiffany提著紙袋,惴惴不安地站在店門前。距離那天起,已經約一個多月了,不曉得對方心裡是怎樣想的?

  明明說好盡快歸還,卻因公事一拖在拖。也許可以請人轉交,但Tiffany心底卻堅持一定要親手歸還。

  或許在那不安裡頭,也藏著Tiffany所沒察覺到的期待。

  ──期待再見到,那如陽光般的燦爛笑容。

  深吸了一口氣,Tiffany強逼著自己的腦袋冷靜一點,不過就是還個衣服嗎?

  但緊張感依然存在,她忍不住在心底自嘈,好讓自己好過些,或許別人都忘了妳!

  ──硄啷。

  終於下定決心,推開了門,Tiffany發現客人並不多。而她想找的人正在吧檯內,不知在忙些什麼。

  「啊,Tiffany!」聽到鈴鐺響起,Sunny本能地往門口望去。

  似乎很訝異Sunny還記得自己,語調提高了不少,聲線裡帶著明顯的興奮,「妳還記得我呀?」但,隨即也擔心著自己,是不是帶給了對方不良的印象,才如此地印象深刻。

  Sunny笑著點了點頭。畢竟那雙像極了彎彎月牙雙眸,平常是很難見到的。

  「這個!謝謝妳!」Tiffany快速地走近櫃檯前。雙手往前一遞,不給Sunny開口的機會,自顧自地說:「對不起呀!因為公事拖到現在,不如我請妳吃個飯,賠罪吧?」

  Sunny看著Tiffany皺起了眉頭,不知怎地,那無辜的神情,讓Sunny露出了一抹她沒察覺的寵溺微笑。右手接過Tiffany所提的袋子。

  「不用了。我請妳喝咖啡吧。」

  「哎?怎麼行?」

  「畢竟服務美麗的客人,不是每天都遇的到的事嘛。」遞給Tiffany如花般燦爛的笑顏。

  霎時,紅潮蔓延上了Tiffany的雙頰。對於Sunny的話語,有一種很難為情的羞卻。並不是沒聽過類似的讚美,只是心底卻佈滿著喜孜孜的甜,堵著Tiffany的嘴,說不出任何話語。

  她或許該慶幸,店裡人潮很少;Sunny也轉過身,做著飲品。沒人注意到她。

  ──否則,她會不會就羞地,直接挖了個地洞呢?


  ☆ ☆

  
  現在是下午三點半,在這個時候客人並不是很多,主要是些散客。這家店是Sunny從爺爺那邊接下的,主要的客源都是些老客人和學生群。

  沒有限制用餐的時間,Sunny不介意收入的多與少。點一杯咖啡,看著書也好;聊著天也罷,愜意地度過屬於自己的時光。Sunny只在意是否能帶給客人一個舒適的空間。

  Sunny一如往常地,輕輕擦拭著瓷杯,只是心思卻有小小的分神。

  ──不,應該說,很在意。

  她不停地偷瞄著時鐘,心底掛念著,那最近常常來這女客人。

  她,今天不來了嗎?
  Sunny用乾淨的抹布,擦乾了自己的雙手。微低著頭,長長的睫毛因燈光的關係,在眼窩落下了陰影,安靜的模樣,顯得有些失落。

  起初,只是出自於一片善意,幫助訴不相識的陌生人罷了。沒料到,一個月後,她會天天來光顧自己的店鋪。

  一開始,她只覺得這女孩子很開朗而已。雖然有些傻氣,但並無特別的在意。

  一個星期通常來四、五天,大概兩、三點時到來,通常點一杯熱拿鐵,半匙糖、加少許肉桂,偶爾會換成熱可可。有工作時,就帶著筆電,選個較偏僻的角落,專注地盯著螢幕;沒工作時,就坐在吧前,找Sunny聊天。

  通常都是聊著關於她的事,工作、旅行、生活上的瑣事。

  她嗓門很大,神奇地是,沒有人上前抱怨,要她小聲些;她韓語似乎不太好,總是惹出些笑料,偶爾被週遭的客人聽到,總是摀著嘴偷笑。

  這時Sunny發現,她開始有了些壞心眼。那困窘的神情,讓Sunny不得不覺得,捉弄她實在是一件很有趣的事。

  說來,Sunny也感到不可思議。聊過天的客人,明明多得數不清,卻只有她,在Sunny心裡留下一抹痕跡。

  擦、也擦不去;反而越來越清晰。

  「Sunny呀!」

  順應著聲響,Sunny抬頭一看,她氣喘吁吁地扶著桌子,吁了口大氣,似乎跑了一段路。

  「怎麼了嗎?」邊說邊倒了杯水給她。Sunny有些心疼,她狼狽的模樣;但心地卻有股欣喜,那是看見她的歡愉。

  她抿了抿唇,似乎不願意開口。Sunny見狀,也不好多說些什麼,於是轉移了話題。

  「今天好像有點晚呢?」用著盡可能輕鬆的語調。

  只是,Sunny沒發現,她這句彷彿是相約的戀人,因對方遲到很久,想化解尷尬氣氛的感覺。

  「呀!說到這個就氣……」對於她的反應,Sunny嚇了一跳。第一次看見她如此激動的語氣,後來又漸漸回復到Sunny所熟悉的她。

  因工作人員耽誤了時間,她講了一連串的抱怨,但講到後頭卻開始替那位工作人員擔心。

  Sunny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
  「哎?」她疑問地看著Sunny。

  「不,沒事。」Sunny遞了抹安撫的笑。

  「今天要喝什麼?」

  「嗯……Chocolate!」將剛剛的疑問拋置腦後,她思考了一下,最後像似期待地喊出,臉上也伴隨著明朗的笑意。

  突然之間,Sunny似乎明白了。

  ──對她如此在意的原因。

  不管抱怨也好、捉弄也罷,最終也只是嘴上說說而已,到了最後,臉上掛著的,也終是笑顏。

  看起來或許傻氣,但Sunny自從認識她以來,一直看到的都是她的堅強。彷彿她的世界沒有憂愁般,一直都是如此明朗。

  但,那些快樂終究都是真的嗎?還是佯裝的表面?

  想、越來越了解她,了解她不同的面貌;明白那雙美麗眼眸裡所裝載的,究竟隱藏了什麼。

  ──吶,Tiffany,今天又見到妳,真是太好了。


☆ ☆

  ──習慣,是件多麼可怕的事?
 
  Tiffany將手撐在木桌上,假裝認真地盯著螢幕瞧,其實眼角總是飄向那人,偷偷地看著她,偶爾還偷偷拿著相機,偷偷拍下幾張照片。對於自己的這種行為,有時候Tiffany覺得自己好像變態似的。

  將工作盡量調至早上、選照片也帶到咖啡廳來做;有事沒事就經過一下咖啡廳,排除萬難,只為了見她一面。

  或許在Tiffany心裡,這已經定義成,單方的下午茶約會了吧。

  從第一次見面,Tiffany就覺得她的名字很適合她。

  爽朗、明媚的笑容,彷彿可以帶給人活力似的;只是到了後來,Tiffany發現她更喜歡她安靜的模樣。

  英挺的鼻子、緊閉著雙唇,不發一語的認真模樣。

  Tiffany心想,所謂的迷人,可能就是這麼一回事。

  「呀,Tiffany。」

  就在Tiffany胡思亂想之際,沒發現她,早已走到Tiffany的面前,手揮舞了幾下,看見Tiffany沒有反應,於是出了聲。

  「呀!」Tiffany很顯然地嚇了大跳,慌亂之際,突然站了起來,直覺的往後退,卻沒想到絆到了筆電的線路,以為會狠狠地跌了個跤,卻有另一個力道緊緊地抓住了她的手。

  「小心點。」她皺起眉頭。

  「嗯……」Tiffany看著她掛滿擔憂的眼眸,似乎還沒反應過來。

  見到Tiffany傻愣的表情,她無奈地笑了笑。畢竟這件事上,她也有錯,下次叫Tiffany時,可能也要小心些。

  「在想什麼?」邊說邊遞上餐盤。

  「唔……工、工作上的一些事情。」Tiffany吞吞吐吐地說著,總不能說在想妳吧。

  「Tiramisù?」Tiffany將視線放置到桌面,訝異的喊了一聲。

  「嗯、後天不是要去義大利嗎?」

  Tiffany尷尬地笑了笑,自己的行程竟然忘了一乾二淨。

  不知從哪時候開始,當Tiffany要出國或是出公差,進行較長時間的拍攝時,她總會多送上一盤Tiramisù。

  起初,問她為什麼要這麼做的時候,總是她輕鬆的打發掉了。

  這次Tiffany下定決心,一定要問到原因。

  「為什麼又是Tiramisù?」Tiffany不明瞭,世上蛋糕這麼多,為什麼總是送上一樣的甜點。

  「秘密。」嘴唇揚起好看的弧度,有些可愛,眼神裡卻是充滿了狡黠。

  又是聽到這答案,Tiffany不滿地鼓起嘴。

  「哎,難道妳就這麼不願意吃?」她誇張地張大了嘴,對著Tiffany撒著嬌。

  「呀!妳不要撒嬌啦!」

  過了幾天,Tiffany出發到了義大利,進行拍攝。她從當地婦人的口裡,聽到了一個故事,關於Tiramisù的故事。

  二戰時期,一個義大利士兵要出征了,可是家裡已經什麼也沒有了。愛他的妻子為了給他準備乾糧,把家裡所有能吃的餅乾、麵包全做進了一個糕點裡。那個糕點,就叫Tiramisù。每當這個士兵在戰場上吃到Tiramisù就會想起他的家、想起家中心愛的人。
  

  ──吶,Sunny,這證不證明,妳也喜歡我呢?


  ☆ ☆
  

  Sunny剛下了樓,就聽到油鍋吱吱作響的聲音,空氣裡蔓延著香味,她的肚子也很配合地發出了一記響聲。

  癟著嘴,一臉無辜地靠在Tiffany肩上,「Fany呀~~,我肚子餓了。」

  聽到那甜膩的撒嬌音,Tiffany笑著給了她一記肘擊,「走開啦!」

  「嗚……妳謀殺親夫。」Sunny裝著哭音,假裝疼痛地抱著肚子。

  「別耍寶了,幫我拿一個盤子。」

  接收到Tiffany的白眼,Sunny也暗自摸摸鼻子,乖乖地去拿了盤子。

  「Sunny呀,妳又做了Tiramisù啊?」Tiffany鏟著鍋鏟,假裝不在意地提了出來。

  「嗯哼。」

  聽到Sunny的回答,Tiffany轉過頭,一臉神氣地看著她,彎彎月牙裡帶著驕傲和滿足。

  「我不是帶妳走了嗎?」

  Sunny挑起了眉,覺得Tiffany的表情似乎在挑釁她,「誰帶誰走,還不知道呢。」

  說完,立即霸道地吻上了Tiffany的唇。

   ──Tiramisù,義大利文裡有著「帶我走」的涵義。

  那是個性悶騷的Sunny,所想出的彆腳告白方式。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--End.



  ==後記==

  我可以安心地去作業了。(拖走)



Secret

TrackBackURL
→http://nightringo.blog131.fc2.com/tb.php/36-9101ca2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