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心覺得架構超鬆散的呀ヾ(●´▽`●)ノ

莫名恥的一篇(拖走)

這篇純粹打醬油WWWW(哎?),Tiffany媽媽喜歡什麼花純屬虛構(拖走)

越寫越彆扭つ≡≡≡)Д`)グシャ

這人沒救了つ≡≡≡)Д`)グシャ


  五歲和家人回國那年,Tiffany隱隱約約地還記得些許的片段。更確定的說法是,她還記得初次見到Sunny時的情景。
  
  ──宛如雛菊般的微笑。

  「妳好,我是Stephanie!」軟軟的童音,因興奮而提高了音調。
  
  女孩躲在父親寬厚的背後,緊緊地抓住父親的衣衫,露出半個頭,緊張地望著Stephanie。
  當Stephanie衝著女孩笑時,倏地,她又躲回父親的背後。看到女孩的反應,Stephanie內心有些受傷,不知所措地望著自己的父親。

  女孩的父親露出和藹的微笑,輕輕地推著身後的女孩,「說說你是誰嘛。」
  
  似乎受到父親的鼓勵,女孩又探出頭來,咬著下唇猶豫了一會……

  「妳好……,我是李順圭……」细若蚊蚋的聲量小心翼翼地說著,圓嫩的臉蛋上掛著羞澀的微笑。

  Stephanie眨了眨眼。暖陽曬紅了臉蛋,夏蟬明亮的聲響在週遭圍繞。她發現女孩和她一樣,有著一雙月牙般的彎彎笑眼;羞澀的笑容讓她不由自主地想到母親在戶外種植的小雛菊。

  ──沒有任何原因,只是單純的聯想到而已。

  「順圭啊,我們當好朋友吧!」

  很多年以後,改名成Tiffany的Stephanie,在討論初印象時,無意間地提起了這件事。

  「啊?小雛菊?!」趴在床上玩著NDSL的Sunny,瞪大了雙眼,頭一次聽到這樣的初印象,感到訝異和好奇,更何況那時她們只有五歲。
  
  「為什麼呀?」Sunny扔下手邊的遊戲,趴在Tiffany的旁邊,雙腳俏皮地踢著。

  彷彿是拿石頭砸了自己的腳,Tiffany苦惱地皺起眉,理由之類的……她哪知道啊?!

  Tiffany停頓了很久,久到讓Sunny以為時間是否忘記前進了。

看著Tiffany越來越深鎖的眉頭,她似乎問了一個很難的問題。正想圓場,讓Tiffany別想了。畢竟問題也不是很重要,破壞了之前愉快的氣氛並不值得。
  
  「大概……是媽媽很喜歡吧……?」

  ──小雛菊,那是母親最喜愛的花朵。

  朦朦朧朧地Tiffany想起了小時候總是跟著母親在花圃忙進忙出的日子。

  滿簇的小白花,很不起眼。但Stephanie總喜歡蹲在白色籬笆旁,靜靜地看著。
  「媽咪,為什麼喜歡小雛菊啊?」撥弄著花瓣,Stephanie歪著頭地發問。

  「這是秘密喔。」女人笑意裡帶著傷感,摸撫著Stephanie的髮。

  「哎?!為什麼?」Stephanie似乎很不滿這個答案。

  「嘛,妳有興趣的話,長大後就知道了喔。」

  Sunny愣了,畢竟「媽媽」這詞,在Tiffany母親過世後,就很少在生活中提起過。

  ──看著母親的時刻,就是Tiffany最幸福的時候。

  想起Tiffany曾說過的話,她不禁去想,現在的妳最幸福的時刻,是哪時候呢?

  Sunny從床上爬了起來,坐在床邊,眼神擔憂地望著Tiffany。

  其實Sunny很討厭那段日子。因為她只能很不甘心、很不甘心地緊緊抱住Tiffany在她的肩頭上哭泣。

  Tiffany母親去世的那晚,Sunny輕拍著Tiffany因哭泣而顫抖的背脊;喑啞的哭聲在Sunny的耳邊迴繞,滿滿的心疼湧出了心頭。淚在眼眶裡打轉,Sunny忍住不讓淚輕易地落下,在心底落下誓言。
  
  ──吶,黃美英,我想成為妳的陽光。

  拿著毛巾,輕輕擦掉Tiffany臉上未乾的淚痕。看著她通紅的鼻子,不甘地緊握住雙拳。如果可以,她想撐起她的世界,驅趕陰霾、只充滿著歡笑。

  看著Tiffany的睡顏,Sunny悄悄地在Tiffany眼角,輕輕地印上一吻。輕觸到柔軟的肌膚,Sunny才察覺到她做了多餘的舉動。

  不安地朝Tiffany看了幾眼,發現對方並沒被驚醒,大概是哭累了吧。幫Tiffany蓋好棉被,Sunny揚起有些苦澀的笑……

  ──在妳的幸福時刻裡,是否也有我的存在呢?


  Tiffany了解Sunny擔憂的眼神,但她再也不是當年,那個一想起母親就哭泣的孩子了。

  「順圭啊~幫我查查小雛菊是什麼意思好嗎?」Tiffany想知道「小雛菊」對於母親來說,是怎樣的存在。

  「咦?」雖然滿腹疑問,但看著Tiffany笑的一臉燦爛,安心了不少。迅速的在鍵盤上敲打,看到搜尋結果時,Sunny努力讓自己表情自然些……

  ──會不會也太過於巧合了呢?

  小雛菊,似乎真的非常適合她呢。

  ──無法說出的暗戀。


Secret

TrackBackURL
→http://nightringo.blog131.fc2.com/tb.php/30-ab874e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