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-很雷,虐文



慎入!!!!!!



--就當我發神經。(掩面)



理智斷掉了啊!!!!!(搥地板)




  唔……恩……我喃楠的開口,陽光直照著我的身子,我緩緩的睜開雙眼,迷茫的看著天空,腦袋一片空白,總覺得……很不對勁……,我動了動身軀,感覺上似乎睡了很久,有些沉重、遲緩。


  我起了身,對於看到的景象,不禁一愣,遍入眼簾的是一整片牆垣斷壁,擺設著老舊、破爛的研究設備,裝載我的是條淡藍色長型的容器。


  強烈的恐懼和孤寂感狠狠地撲向我,這是我頭一次感受到的感覺,怎麼說,為什麼我會有感覺?亂糟糟的思緒塞滿了我的腦袋。

  
  以前的我,不應該擁有情緒啊!


  我踏在凌亂的地面上,總有種不真實的感覺,腦袋理不清一點頭緒。這是哪?我為什麼又在這裡?彷彿漂在一片汪洋,找不到一根足以抓取的浮木。


  突然--,某一處的角落吸引住我的目光。


  那是張L型的辦公桌,桌面上堆疊著一層厚厚的灰塵,椅上的棉絮因表皮的龜裂而暴露出來,而電腦前面放置一個東西,灰灰髒髒的外表,讓我判別不出。


  隨著一步一步的接近,明明,我不曾有感覺--,但是,我卻覺得有巨大的岩石壓著我,喘不過氣,我拿起那灰灰髒髒的東西,緊緊的抱在懷裡,鼻腔裡忽然湧起一股酸……。


  曾經,我不曾有嗅覺──,可是,現在我卻聞到了。


  這東西好難聞啊,濃厚又帶著潮濕的霉味,但是我卻捨不得放手……,裡頭混雜著濃濃的懷念,--這裡似乎存在過一個人,一個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的人--可是,腦海內卻顯現不出她的面容……,只有影子不停地徘徊……,啪搭、啪搭,眼框忽然湧出兩道溫熱的清流,滴落在懷裡擁抱的東西上,淚漬被它吸收然後消失。


  感受到那溫熱,我愣愣地摸上我的眼,咦?眼淚……?這種情緒,到底是什麼?為什麼,我又會……


  腦海突然撥放出一個畫面,那是我,面無表情的看著她,摸著她的臉龐,冷冰冰的問著她。



  ──為什麼,妳要哭呢?



  隨著時間的走動,我逐漸明白了一些事。
  關於她、關於我。


  
  原來,我曾經是一堆機械組合而成的機器,不,正確來說,現在也是。


  我不會感到飢餓,也不會感到疲憊,我還是靠著一堆機械運轉的產物,只是──我多了「心」。

  
  一顆能感受到悲傷、喜悅,能哭能笑的心。


  抱著那被我清洗過後的抱枕,縮在她曾經專屬的位上。雖然還是看起髒髒兮兮,可是至少,還是看得出是她曾經最愛的黃色。

  
  她總是慵懶地抱著抱枕,偶爾坐在位上咬著手指沉思,只是絕大部分都是在睡覺,看似漫不經心,心思卻很細膩。
  她總不會好好照顧自己,看起來冷漠、拒人千里,總是圍起一道堡壘,其實她很脆弱,偶爾她會哭泣,勾著我的脖子,喃喃自語:「沒關係,我只要有妳就好。」
  她很喜歡吃,總是吃得一臉似花貓的臉蛋,靠著我的胸口,很滿意的道:「我最喜歡小花的料理了。」

  
  她,就是我的唯一。

    
  我想,妳把我製造出的理由,是不是妳太過寂寞?
  每天每夜,無邊無際的寂寞,沒有人可以依靠的安心,每天、每天,都是如此行屍走肉的過活,是這樣嗎?

  
  胸腔滿漲著疼痛,這是悲傷嗎?彷彿被撕裂似的讓人想發狂,卻無從宣洩,好疼、好疼,這就是「心」能感受到的嗎?


  這樣,我寧願不要啊!


  我重重的搥向桌面,宣洩我無從而起的悲憤。


  砰乓!

  
  隨著我的搥打,電腦螢幕突然併出一道黃光。


  啊啊──!我的淚水忍不住湧現,是她啊!雖然畫面很不規律的跳動,電波似乎很微弱,總有干擾的波形,可是,是她!確實是她!我日日夜夜思念的她!



  「小…花…」她的聲音,因為電波而斷斷續續的。
  「我啊……不知道妳哪時後才能看到這個……」螢幕裡的她似乎釋然什麼,露出抹平淡的微笑。
  「其實……我能活的時間並不久了……」
  「這是……我最後對妳想說的話……」



  知道我是誰嗎?」她對著剛醒來的我說。
  我想發聲卻發不了,只好點點頭。
  她察覺了我的異樣,檢查了一下。「唔,聲音系統似乎出問題了。」她咬了咬手指,隨即又說:「算了,唔……,先想想名子好了。」
  她在我面前來回的走了幾趟,「聽好了!就叫 三島 花!」




  「叫你花,是希望妳像花朵一樣燦爛。」



  為什麼妳要哭?我摸著她著臉龐,冷冰冰的問著她。
  她含笑搖了搖頭,抱緊了我的身子。




  「小花,妳曾經問我為什麼要哭。」



  有心的感覺好嗎?妳抱著我,我喃喃的向你問道。
  「嗯?小花,妳想要嗎?」那時的妳,帶著溫柔又寵溺的神情看著我。

  


  「小花,我希望妳可以感受悲哀、感受喜悅、感受一切的情緒,像個人一樣。」


  
  為什麼要教我唱歌?我沒有聲音啊?我拿著樂譜,問著妳。
  妳咬了咬手指,「秘密。」




  「小花,其實我一直想聽聽妳的聲音。」



  有一次的微調結束,妳咬著手指默默地對我說:「小花,我有幫你增了一個功能。」
  我問了妳是什麼,妳只抱著抱枕,趴在桌上不理我。




  螢幕裡的妳,有些害羞的交叉著手指,「小花……,我很喜歡妳……」



  ──咖擦!



  「啊啊啊──────!」淚水像是無法緊閉的源頭,我捂著頭,悲痛的哭喊。第一次的發聲,很嘶啞、尖銳,對不起,真實,我的聲音,很難聽呢……


  對不起,小實,總是妳在對我說著妳的感受……。

  
  ──現在,換我了。


  腦中努力想起妳所教導我的旋律,拼拼湊湊哼唱著……



  
  ──謝謝,讓我誕生在這個世界……
  ──謝謝,一起度過的每個日子……
  ──謝謝,妳賜與我的全部所有…… 


 
  我含著淚,努力的笑著,這是妳冀望。



  ──燦爛如花……





  ──我也喜歡妳,真實。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──End。








  
Secret

TrackBackURL
→http://nightringo.blog131.fc2.com/tb.php/2-0af1dda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