嘿!各位好,其實這間紅白學園是有守護神的喔!守護神的工作呢,顧名思義就是保護學園安全,除了這個廢話呢,還有一個外人都不知情的工作喔!


  ──那就是,校史紀錄。


  在大人滿山的史書裡,有一本紅白相間的紀錄本,上面印著大大的"秘辛"兩個字!


  哎?妳問大人是誰?膽子這麼大竟敢寫紅白的秘辛!大人就間學園的守護神啊,而我只是大人身邊小小的代理守護神而已。


  哎呀,不要打岔我!說到這本秘辛,是只有大人才能打開的喔,而今天趁著大人不在家,就容小的,這個三流的說書人娓娓道來。


  今天要說的呢,就是前些日子非常轟動的校園紅白懲罰事件。

  
  



  XX年X月X日



  陰暗狹小的空間,交織著被情慾染啞的喘息和嬌而柔媚的嘤嚀,空氣裡流轉著異常瑰靡的情調……


  小緋小心翼翼地將耳貼緊門邊,緊繃著身子,手心微微冒著熱汗,唯恐錯過,處在另一面裡兩人任何的聲響。明明是陰涼潮濕的地方,但感覺上,卻是彷彿處在氣蒸室般燥熱,溫度不停的竄升。


  ──至少,對她而言是如此。


  她困難地吞了一口口水,臉蛋已經成為一顆熟透的番茄,彷彿一掐就能滴出水來。隨著時高、時低的呢喃或是低喃的愛語,小小的心臟宛如乘坐雲霄飛車般。腦子熱糊一團,她強忍著想到後頭的蒲公英花田裡狂奔大喊:"哈利路亞!"的衝動。


  「唔恩……等等……、這裡、不行……」隔壁緩緩飄來虛軟無力的拒絕,但在外人聽來卻有點欲拒迎還的味道。

  
  小緋反射性地捂鼻,心臟用力地縮了一下,飛出了軌道。


  ──妹的,這哪門子的反抗?緋山老師妳分明很想被白石老師逼────的吧!!


  咦?等等、怎麼沒聲了?



  白石雙手摟著緋山的腰、貼著額,大口地喘著氣,眸底還漾著深層的情慾。心裡暗叫著不好!這樣的懲罰,似乎太過了……,她仰起頭,用力地皺了一下臉,隨後深深的吐了一口氣。


  ──果然,緋山 美帆子的魅力,對自己而言,是不容小覷的呀。


  白石了解緋山的堅持,她努力壓下自己心內的渴望,將還在喘息的緋山摟進自己懷裡,右手溫柔地輕拍著緋山的背。


  明白白石只是單純地輕拍自己,緋山放心地將自己還在微顫的身子,完整的交付給白石。

  
  鼻息間混著清新的皂味和那人獨一無二的味道,緋山閉起了雙眸,嘴角帶著一抹恬靜,雙手懷抱著白石的腰,享受著白石輕柔地拍打,她無意識地發出一陣舒服的喟嘆。


  ──她,就是她的大海。


  總是容忍著自己的任性,只要待在她懷裡,就能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。看似寬闊的肩,相擁之後才發現其實是如此單薄……,卻還是微笑地包容著自己的一切,緋山忍不住加重了環抱在白石腰上的力道。


  「美帆子,可以了嗎?」過了許久,白石感覺緋山的呼吸似乎回復了平靜,溫柔的嗓音便在緋山的耳際邊傳開,有些瘖啞的聲線不似平常的輕細,緋山感到不自在的將臉埋入白石的懷裡,殊不知,這動作帶給白石極大的困擾……。


  "唔哇!"直拳重擊白石的心臟!忍耐力下降兩百點!


  「美、美帆子?」


  「嗯?」略悶的聲響從白石懷裡發出,緋山往白石懷裡鑽,撒嬌似的將頭輕輕的摩蹭。


  白石皺起了眉。慘遭緋山誘殺連擊,忍耐力疾降八百點!大腦不斷浮現"警告、警告"!(Ps.忍耐力只有一千點唷!)


  「不行喔,美帆子,這樣我會忍不住。」好不容易規律的呼吸,又被打亂了節奏,變得有些短促,身子也僵硬了起來。


  察覺到白石的異樣,緋山咬住了下唇,直覺告訴她,應該馬上退出白石的懷抱,但她還是選擇慢吞吞的離開。


  「對不起……」縮著脖子,兩頰飄著兩朵紅雲。她只是不想那麼快放開而已……

  
  ──總是讓她眷戀不已的懷抱。


  痛、痛、痛,好疼啊!白石感覺自己心臟又被捅了三刀。早知道她就選擇一個比較好的地方"溝通"了,天知道她現在多麼想開動……


  「咳!下午還有課嗎?」白石努力拉回那一絲和慾望拔河的理智,拼命讓自己腦袋清醒一點,匆忙地整理那被自己弄得凌亂不堪的衣物,好轉移自己注意力。

  
  「恩,還有一節。」緋山紅著臉,乖巧的讓白石整理,用膝蓋想也知道她現在多狼狽。


  整理個大概,白石抬起頭,順了順緋山凌亂的髮絲,原本將秀髮綁的好好的髮飾不知道何時被她扔到了地上。但一對上緋山那一雙還漾著一絲水氣的星眸,白石還是忍不住重重的親了一下那已被吻到紅豔的雙唇。


  「下課我去接妳。」白石沉重的吐了一口氣,「走吧,出去了。」


  但,說歸說,要出去可不是這麼容易。


  雖然現在是上課時間,畢竟總會有學生不方便嘛,若是被撞見了,那肯定會引起不小的風波。


  於是,白石便在入口探頭探腦。


  計畫是這樣的。首先,由她先打先鋒,確定附近沒有人之後,便裝作若無其事的走出去,等過了一會兒,緋山臉色沒麼潮紅就去上課。


  巡視了幾圈,心裡非常確定沒有人,白石回頭向緋山打了個暗示。


  「妳在做什麼呢?白石老師?」


  白石背脊一冷,僵硬的轉過頭來,眼前竟然站了一位有些面熟的女孩!


  ──剛剛不是沒有人嗎?白石內心激動的大喊。


  她睜大眼睛,右手連忙揮動,「沒、沒有啊,沒做什麼。」


  女孩可愛地歪著頭,狐疑地發問著:「哎~是喔?」她怎麼看都覺得有鬼啊!她可是在白石老師看不見的死角,觀察好一陣子。


  「當然!」白石快速地點頭。


  唔,這好像是三天兩頭都會跑去保健室的女孩,好像叫小獸的樣子,希望她不會起疑,白石不安地吞了吞口水。


  小獸黑白分明的大眼,狐疑地在白石身上打轉,最後雙眼發亮,定格在某一處,像是發現新大陸般,大叫著:「白石老師!妳的嘴巴怎麼受傷了!」印象中,今早白石老師沒有這個傷口!


  瞬間,白石腦袋一片空白,冷汗直滑過她的背脊。「呃啊……」一時之間找不到理由的她,竟然隨口脫出「我、我家貓的咬的。」說完,在場四人立刻愣在那裡。


  緋山無力地靠著牆,雙眉緊緊皺在一塊,感到非常頭痛地扶起額。


  ──白石 惠,我該說妳是天才還是笨蛋啦!


  「貓?」哪來的貓?小獸迷茫地喃喃自語。


  「呃阿、我、我有事,先走了!」回過神,白石發現自己似乎說了很不得了的事,挾著尾巴,連忙逃走,留下還一臉茫然的小獸。


  "哎?"小獸一臉可惜地望著白石離去的方向。算了,下次問吧!打定主意。小獸只好繼續思考邊走進廁所,看見了角落還一臉頭疼的緋山,四經五脈似乎瞬間打通,小獸揚起了曖昧的笑意。


  「緋山老師好。」


  「啊、啊,妳好。」緋山被嚇了一跳,驚恐地往小獸看去。


  「好巧呢!」齁齁,沒想到看似嬌小緋山的老師,這麼有攻擊力啊~。


  「恩,真的好巧呢。」緋山扯起皮肉不笑的笑容,隨後轉過頭戳揉起自己的雙臂,身子禁不住顫抖。


  ──嗚,為什麼感覺被看的好毛?




  

  緋山偷瞄了一下牆上掛的鐘,心底莫名煩躁,但還是故作鎮定的抄寫著化學公式。不知道是會錯意,還是怎樣,總覺得……這節課,背後的視線太過灼熱,刺熱地讓她想挖坑把自己埋了。


  詭異的氣氛,持續瀰漫……


  趁著緋山還在抄寫公式,講台下的小米同學,不安份地呼叫旁邊的木木同學,傳送自己最新收到的八卦消息。


  「吶、吶,木木,聽說緋山老師今天下午被白石老師"疼愛"了一下唷。」

小米同學狹促地瞇起眼。


  「真的假的?」木木睜大了雙眼,捂上自己的口,努力壓下想上揚尖叫的想法。


  「當然是真的!這是隔壁班小獸親眼看到的哎!」小米頓了一下,轉過頭,發現緋山沒有再注意這邊,湊到木木的耳邊,「聽說啊……這邊還有……」邊說邊指著脖子。


  木木邊聽邊覺得越來越有道理,忍不住表示同意,連點了好幾下頭。「喔~難怪啊……」木木雙眼也不禁狹促地瞇起,露出詭異的笑容。


  坐在兩人後面的曉唯,聽著兩人的對談,頭深深地垂下,看不清她的臉,拿著筆的右手,用力地泛起白斑,彷彿要把筆折斷般,全身緊繃著,散發出濃烈的殺氣。


  「啊!對了,對了、」小米同學似乎又想起了什麼有趣的八卦,正準備向一臉期待的木木同學報備……


  ──碰乓!!


  後頭的曉唯同學突然用力拍打桌子,刷的一聲快速站起,低垂著頭,讓人看不清她的表情,散發危險的氣息,逕走到緋山面前。


  全班被嚇地目瞪口呆,就連緋山也不例外……


  緋山僵硬地轉過頭看著她,「那個、那個……」腦袋拼命想湊出什麼,卻還是一片茫白。


  頃刻之間,緋山的雙手突然被曉唯拉了過去,她瞳孔睜大瞪著緋山雪白的脖子上的那一點紅,就在緋山被瞧得非常不自在,忍不住要開口……


  曉唯同學雙眸突然一溼,又駭的緋山不知所措。


  「老師……」聲調裡隱忍著大量的悲傷,聲線非常顫抖,似乎在強壓著痛苦,「我、我還是愛妳的!就算白石老師待妳不好,也是可以來找我!」


  「我、我祝福妳!」說完,便熱淚直灑,捂著臉哭奔出去。


  「哎、她是怎樣了?」率先回過神的木木,張著嘴,呆然的問著。


  「哎,還能怎了。」小米表示無奈。


  「不就,緋山老師俺嫁發作了咩。」

  
  消化完畢的緋山,通紅著臉,立刻發出咳嗽,試圖拉回同學的注意力,「班長!剩下自習!」丟下這句,匆忙的走出教室。再找白石算帳之前,她還得把那位同學找回來,緋山忍不住頭痛地捂著自己額角。


  ──白石 惠!妳是大笨蛋!!



  「哈啾──!」正在為同學上藥的白石,突然感到一陣涼意。


  唔,奇怪,雖然外面飄著小雨,但也不至於冷到啊,白石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鼻子。


  「嘿,白石老師,感冒了啊?」


  「嗯?並沒有喔,謝謝關心。」為傷口輕柔地纏繞上繃帶,打了個漂亮的結,白石抬頭對小凪露出溫柔的笑,「這樣就行了,要小心不碰到水。」


  輕聲地道了謝,小凪坐在位上,看著白石收拾著醫藥箱。看著窗外的雨滴,試探性的問道:「吶、白石老師,聽說,妳今天去廁所被貓咬了一口啊?」


  白石身體震了一下,隨即轉過身,對小凪露出一抹沒有達到眸底的笑,「啊,小凪同學,我還有些事情得先走了,請妳幫我關門,謝謝。」立刻,拿起自己的包包,疾速地逃離現場。


  ──天啊、天啊!現在的小朋友都這麼可怕嗎?


  小凪撇了撇嘴,嘛,算了。反正事實已經很明顯了,風輕輕吹起,拂起白色的簾幕,她也忍不住露出曖昧的笑。



  ──嘣咖!

 
  白色的大傘,在陰雨綿綿的天空下撐起。白石溫柔地握著緋山柔軟的左手,兩道身影在傘下互相依偎著。看似柔和的景象,卻被白石苦哈哈的笑臉給破壞。


  「對不起嘛,美帆子……」


  可憐兮兮的語調在耳畔響起,緋山故意地轉過頭不理會,深怕一但轉頭,心就軟了下來。


  「今天就煮妳最喜歡的沖繩料理喔……」


  唔,有小小的心動。


 「就算邊泡澡邊玩puyopuyo,玩兩個小時我也不會介意喔……」


  「真的嗎!」緋山雙眸瞬間一亮,馬上扭頭看著白石。


  「只要妳不要不理我。」白石親暱地用小指刮了刮緋山的鼻尖。


  緋山紅了臉,彆扭地轉過頭,甜蜜在心中滋長。細弱如蚊蚋的聲音緩緩發出,「那快走吧,我不想太晚吃晚餐。」


  聽了緋山的回答,白石露出寵膩的笑顏。


  「恩。」右掌在不讓緋山感到疼痛的力度下,悄悄加重,幸福的氣味在空氣中繚繞……




  ──妳若舒展顏,我就常歡喜。





  喀砰──!

 
 好啦,小的,這三流的說書人就說到這,感謝各位的收聽。

 
 蛤?妳說逼───────在哪裡啊?小的只能在校園活動啊,她倆在家怎麼逼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,我又看不著,妳說是吧?



Secret

TrackBackURL
→http://nightringo.blog131.fc2.com/tb.php/13-e68c127f